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43|回复: 0
收起左侧

[中短篇] 【同人文·背德组】她们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1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666 天

    [LV.9]以坛为家II

    0

    威严

    107

    帖子

    9803

    点数

    人形

    Rank: 2

    积分
    284
    发表于 2024-2-20 11: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脱离一次设定注意。
    二次设定参考注意。
    创象小说级别文笔注意。
    这是之前送给朋友@A-XII♤  的生日礼物。由于时间紧张,并不精致。
    同时向大家强烈推荐他的漫画与绘画。今年他将有新作发布,届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分割线————————
    她们住在雾之湖的洋馆里,大概过了有数百个年头了。曾侍奉过她们的女仆在第一次迈过洋馆古雅的门栅时问为甚么把家设置在这一方田野里。姐姐道:“这里是平和美好的地界。我们只在这里见不到歧视偏见的眼光,不来这里,又该去哪里呢?在欧罗巴时,他们拿着镀过银的武器表示欢迎,从拜占庭,到伊比利亚,再到斯堪的纳维亚,没有哪条道路不印着我们逃难的车辙。”妹妹就显得暴躁了:“你要能再找到一处比这里好的选址,我们立马就搬过去!”就像平常的人家一样,妹妹总是会给姐姐帮腔。
    这洋馆几经修葺,已经蔚为壮观,更像是封王的城堡或驻兵的要塞。通体呈铁红色——这般颜色在幻境之中并不常见——不比外界红砖砌成的职工宿舍,它的红色是用茜草和红珊瑚配成的。四周栽种了许多树木,没有本地种,都是姐姐从欧洲各地带来的种子,成材率大概百分之十。曾经四下的孩童们到湖心的这一方岛屿上耍闹,原本那个爱偷懒的守门人都会让她们到树下坐好,与她们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大都是她在海内游止的见闻。姐姐作为家主,没少象征性的批评这守门人消极怠工,实则她也愿意这些各族各类的孩子们来玩,从中感察出不疏离和发自心底的友善。“孩子们喜欢我们,我们都是幻想的生灵,我们没有隔阂。”姐姐洋溢着笑容,如是说道。
    之前一个仲夏的午后,园里花朵却在魔女的法术下盛开的正旺,蝉在如翡翠般澄澈的天空下,明亮而灼热的阳光里奏出欢快的乐曲。姐姐在远道而来的园丁扶助下修葺院下花园中的花草树木——那园丁本业剑术传人,修起花草来技术却精湛。妹妹从三楼的窗子里探出头来,惊奇地发现姐姐一朵紫罗兰花般与百花融了起来。百花其美映天,如同棱镜般,映得好像刮起了七彩的阵风。阵风刮在墙壁上,墙壁的红色更加彰明;阵风刮在湖泊里,湖泊里七彩的鱼儿成为了它的延续;阵风也刮到了她的翅膀上,那一颗颗的水晶犹如明灯一般亮得耀眼。阵风很柔,刮在花草树木上,抚慰了焦躁不安的蝉,指挥花木奏出一段美妙的和弦曲。姐姐的手触碰着那花丛,偶然有枯萎凋谢的一两朵园丁想要拔除被她制止。“凋谢的花儿是最美丽的,它燃尽了它的一生,理应善终。”
    妹妹从窗口飞了下来,与灰土满身的姐姐拥抱在一起,一旁的是难掩笑容的园丁。
    她们是吸血鬼,看上去也不过是十来岁出头的孩子。姐姐生着一头青蓝色的秀发,妹妹的头发则是金黄的,其蓝如靛,其黄如金。现在你是看不见这两种颜色分开的,以前则不一样。曾经有一段时间,妹妹染上了疯病,姐姐为了保护她,也为了自己的颜面,把她关在地下室——毋宁说是地牢好多年。不过,在捍卫幻境调谐的巫女和一位热心的魔法使的帮助下,这个解不开的高尔顿死结也就迎刃而解了。姐妹俩也好像有默契似的,都对此闭口不谈。间或有外人再以此找乐子,也不过是挠挠头,一笑了之了。此后的很短一段时间应当是她们最快乐的光景——大团圆,当时人类村落的民兵队长——那守门人的老乡应邀为她们拍摄合影,这幅合影被放大到一百五十吋,在洋馆大厅里最显眼的墙上挂到现在。
    每当夜晚来临,雾之湖畔的景致可谓梦幻,澄澈的湖水在地上映射出第二个天空,远处的魔法森林也并不阴森可怖,难以数计的发光植物让森林显得童话一般美好。姐姐总会在或月明如水,或繁星满天的时候,带着全家出来游赏,从两个人,到六个人,再到两个人。如果是夏秋时节,间或有几只或者一群萤火虫飞过,妹妹很喜欢它们,常常捉到一两只,又因为拿捏不好力度而弄得满手脏污,心里可难受了。在六个人的时候,姐姐总会命令其他仆从搬出桌椅和佳肴,在夜幕下召开一场场茶话会,现在就两个人了,她还时不时揣上两三个甜饼或者小蛋糕(一般是用纸杯装着的那种),在月华或星耀之下,和妹妹度过一段难得的时光。日月像国道上的汽车,急匆匆地交接班,没有停息的片刻。姐姐看着绀青色的天空,眼睛充斥着梦幻的光芒。
    那是教历的一五几几年,某个流星划过的深夜,她被西欧一群对吸血鬼恨之入骨的工农追逐了三十余个日夜,早已是饥寒交迫,终于昏晕在深林之中。再次醒来,却发现自己躺在一铺柔软的大床,身上也套了合身的服装,正是惊愕的时候,与她在面容上年龄相仿的一个姑娘推门进来了,这姑娘是一个封建王公的长公主,是一个从来不计较种族与出身的豁达的交际者。老国王没有子嗣,只有两个女儿——就是她和她妹妹。从小连父母的面庞都不曾见过的这蓝发少女第一次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她很快的融入其中,成为了长公主的妹妹,小公主的姐姐。她们一同学习,一同顽耍,和血亲没什么不同了。
    正当她认为这份美好将要永赓时,她与生俱来的操作命运的能力却给她开了个天大的玩笑,由于变故,这个小国家灭亡了,只留下了失忆且陷入疯狂的妹妹。她只得在无奈的微笑掩饰之下把妹妹转化成同族,再度远走高飞。妹妹的疯病,从此再也没有复健过,间歇就会发作。
    她们并不是血亲,她们比血亲还要亲。
    她们的故事就像大多数西方早年的志怪传奇小说一样,辗转了不知多少地方,忍受不知多少伤痛,跌跌撞撞,终于找到一处僻静的山坳,她停下脚步,修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当工人们为这座洋馆奠下第一块基石时,难得清醒的妹妹问姐姐:
    “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
    “是的,人必须要有一个家。”
    “我们再也不用四处奔逃了?”
    “再也不用!即使有什么变故,姐姐我也不会让你受一点委屈!”
    “你是世界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了,你是最好的姐姐,我也不会让你受伤的。”
    工人来请教建设的布局,却发现姐姐把妹妹抱在怀里,许久未曾分离。
    她又遇见了遇到了许多新朋友,一位有香料嘉名的魔女与她们结为挚友,捐出了毕生收集的书簿,又在欧罗巴再次陷入烽火狼烟时把洋馆迁移到了幻境之中。她们在申市租界的河水中救起一位游侠和她从生化部队救出的婴孩——洋馆的看门人和女仆。她们连累不断登上她人生的舞台,又逐次地谢幕,终焉之时,还是只有妹妹的陪伴。
    “姐姐,你能操纵命运吗?”望着满天星斗,刚咽下一口布丁的妹妹问道。
    “能,又怎么样呢?这又是我所不能操控的。我只能望到必然的结局,在无意中改变它的通程。”她望着照例飞过的萤火虫呢喃道,“我并不需要这个能力。正如你也不需要操纵疯狂的能力。”
    妹妹调皮,假装又要发疯。吓得姐姐喊出了那个早已逝去多年的魔女的名字。
    “那么,姐姐,你认为你最成功的改变命运是那一次呢?”
    “猜?”
    “是你让那个招摇撞骗算命先生被巫女消灭的那次?”她摇摇头。
    “是你让那个外界高中生考上重点大学那回?”她仍摇头。
    “我猜不到了!”
    她笑着抚摩妹妹的脸颊,道:“是促成了我们的相遇阿!”
    星辰照亮了老旧不堪但更显古雅的洋馆,照亮了早已退耕的花园。既透过窗子照射在泛黄的合影上,又反映在澄澈的雾之湖中,在地上造出了第二个天空。一颗流星,从远处的天幕划过,与好久以前的一天没有区别。
    2024年2月15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风萧萧影黯黯
    思奇想乡间里,绮谈雨幕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ICP15046467-1 )

    GMT+8, 2024-4-24 11:46 , Processed in 0.027535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