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54|回复: 3
收起左侧

[转载作品] 搞笑话剧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3-1-14 14:52
  • 签到天数: 5 天

    [LV.2]偶尔看看I

    0

    威严

    12

    帖子

    62

    点数

    毛玉

    Rank: 1

    积分
    17
    发表于 2023-1-11 13: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红魔馆戏剧家
    第一幕
    (蕾米莉亚坐在阳台喝红茶,咲夜站在一旁待候)
    蕾:咝溜~啊——咲夜,你可思考过这浩瀚宇宙的深奥本质吗?
    咲:是汤汤流水的高级时空。
    蕾:是无穷无尽的烂灿银河?
    咲:是亘古不变的崖岸磐石。
    蕾:是随风飘扬的樱云粉霞?
    咲:是日暮金晖的老树昏鸦。
    蕾:是悠然失身的采菊篱下?
    咲:是横眉冷对的腊梅开花。
    蕾:是锣鼓开道的老鼠出嫁?
    咲:是厨房菜馆的守义干妈。
    蕾:是处处开遍的沙县小吃?
    咲:是全国通吃的白菜丝瓜。
    蕾:(拍案猛起)诗人为艺术而痴,商人为金钱而诈,少女为爱情而伤!
    咲:(上前将蕾米莉亚抱在怀中,两人相视)武士为主君而战,农民为旱涝而愁,工人为解放而亡!蕾:(脱出怀抱)不以物喜,庙堂之高岂能飞机加大炮!
    咲:不以己悲,江湖之远安敢小米加步枪。
    蕾:人生浮世如梦,
    咲:谁能欢情几何?
    蕾:人生大舞台,有种你就来!
    咲:浑身都是欢,喜怒与愁哀!
    蕾:对!戏!是戏!我要写戏剧,做一位戏剧家!
    咲:蕾米莉亚大人,您可别做白日梦了,雾之湖的笨蛋写出来的句子都比您像样。
    蕾:我且告诉你,黄帝梦游至华胥国,学习治国之道,理解治国之道,觉醒后运用治国之道治国,使自己国家安定,人民幸福——虽然是假的故事。但白日梦,不可以实现吗?
    咲:这·····我认为不可以。
    蕾:不管怎样,我不将你作为卑微的奴婢,而作为亲爱的臣子,那么请我的/不是我的附庸的附庸/的附庸拿来笔墨吧。
    咲:(单膝跪地行礼)是,我亲爱的蕾米莉亚大人。
    (咲夜起身离开。第一幕结束)




    第二幕
    (咲夜、帕秋莉、红美铃在走廊)
    咲:(着急地)你们有办法将蕾米大人叫出来吗?
    帕:讲道理无效也,需动硬也。
    红:对,我们要将门强行打开。
    咲:可万一将来蕾米怪责下来呢?
    帕:不慌也。犹忆也,吾将红茶倾其头上也,蕾米怒也,吾以棒棒糖哄之,不闹也。
    咲:倒也可以。我们军火库还有些什么?
    红:一辆谢尔曼坦克,几发穿甲弹与无数支棒棒糖。
    咲:好,赶紧搬上来。
    (红美铃下台,开来了一辆谢尔曼坦克,带了几发穿甲弹与一支棒棒糖)
    咲:我来开炮,美铃来帮我喊“开火”。(进入坦克)
    红:好,三,二,一……
    (蕾米莉亚奔跑上场)
    蕾:噫!好!我出来了!我出来了!你们快来看看!
    咲:真的?
    红:让我看看!
    (三人围在蕾米莉亚身边。蕾米莉亚手拿稿纸在胸前)
    蕾:这部伟大戏剧的伟大名字叫《秋水漫涨,哪有从前的七元的木耳肉丝粉香》。
    红:标题深奥,设置悬念,内涵丰富,文采斐然,真是令人无限想象……(闭眼微笑,仿佛想象,然后倒地睡觉)
    咲:主旨与内容是什么?
    蕾:主旨是没有主旨。内容是一位(突然激动)啥!都不懂的少女在秋日的小溪中洗脚时遇到一个卖米粉的少年,两人因为木耳肉丝粉的涨价而开始探讨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最后得出只有以哲学角度解释物理学才能打倒苍蝇的结论。
    咲:似乎有些矛盾。如果是(突然激动)啥!都不懂的少女,怎么能讨论这么高深的学问呢?
    蕾:佛陀说,人人本有高深无上的智慧,只有只要开窍,人人皆可获得。少女受少年开导,自然悟了一切。
    帕:其少年者,一小贩也,实不雅也。
    蕾:我这无产阶级文学,就是专写这些人的。
    咲:内容会不会太复杂,别人看不懂。
    蕾:我用白话写成,人人都听得懂白话,所以别人一定能懂。
    帕:(大惊喜)对!正逻辑,千古未有之奇逻辑!好哇!(疯狂地喊着“噫!我找到了!”而跑走了)
    蕾:还有问题吗?
    咲:似乎还有。蕾:似乎?你确定吗?
    咲:不确定呀……
    蕾:那么就算没有。走,我们去彩排。
    咲:(微鞠躬)是,我亲爱的蕾米莉亚大人。
    (咲夜拖着红美铃一起下场。第二幕结束)




    第三幕
    (众人在大厅中。中央是帕秋莉赤脚站在装水的木盆中。左边是咲夜与小恶魔,咲夜身边是一副扁担。右边是蕾米莉亚、芙兰朵露与红美铃。芙兰朵露坐在一架钢琴前)
    蕾:小恶魔,芙兰弹一小段,你就念一句,以此类推,懂吗?
    小:“一小段”具体是多少?
    蕾:用心感受。好了,我拍手三下,大家就开始。(拍手两下)
    (众人等待)
    帕:如何仍不开始?
    咲:您甭急。
    (蕾米莉亚拍手。芙兰朵露缓缓弹奏《众神眷恋的幻想乡》的主旋律)
    小:(深情地)在那幽寂的山谷中,
    溪水潺潺歌唱。
    层层红叶燃烧,
    可以当作火锅柴料。
    (间奏)
    小:有一位少女,悄悄而来,
    脱下防毒面罩
    在溪水中一人玩耍。
    她不谙世事,
    不知道大统一理论。
    她心灵单纯,
    只担心菜地里土豆长。
    枫叶化作只只蝴蝶,
    翩翩飞舞在她身旁。
    秋水时至,百川灌河,
    连核废水都冲掉。
    宇宙之大深不可测,
    只能考察烤串香肠。
    呼呼呼哈 呼呼呼哈,
    似乎猿猴乱叫。
    咲:(挑着扁担走到中央,唱着歌,用蒙古民歌《Улаан Туг》曲调)
    我家的粉面不自夸呦,
    因为东亚人都该谦虚吧。
    虽然但是不过而且,
    我的粉面还是七块钱。
    流水带走一切事物,
    却也带走了七元的时代。
    人间正道是沧海桑田,
    只有我一个总是老不变。
    帕:你这是唱的什么啊?
    咲:呜呼!感慨时代之变迁,资本之衰落,粉面之涨价。帕:什么变迁呀资本呀,到底什么意思?
    咲:呜呼!我只能告诉你六字真言,且不得外传。
    帕:哪六字?
    咲:(凑到帕秋莉耳边)现——代——汉——语——词——典。
    帕:现代汉语词典……能写下来吗?(伸出手,掌心向上)
    咲:(用德语写下“现代汉语词典”于手臂)记住了,哈。
    帕:多去么神奇啊……我感到源源不断的智慧,比原子弹产生的能量还要多。你有想过,为什么人会生来喜欢艺术?音乐、舞蹈、绘画都能使我们快乐。听了《韶》乐,114514月不知肉味;生活贫困,也要考入奥地利美术学院。
    咲:心中烧着一股热爱的星星之火。
    帕:虎式坦克的履带一次能碾碎几块豆腐?
    咲:这个问题好比问女娲造人用的是黄土还是黑土。
    帕:小行星撞击半人马星座是否诞生了鲁迅?
    咲:这个问题好比问爱因斯坦能否用贝多芬的头发拉小提琴。
    帕:在没有氧气的沼气池中扔入带火星的木条可否爆炸?
    咲:这个问题好比问厌氧菌能否在没有空间的环境中生存。
    帕:(语速越来越快,逐渐激动)坟头草能否吸收墓碑中的营养?
    咲:德军能否用波波沙朝着耶稣开一枪?
    帕:愚公可否移走珠穆朗玛峰到天上?
    咲:德皇可否带领香肠漂洋过海带到长江?
    帕:罗宾汉能否跟随斯巴达上梁山?
    咲:迪奥能否用那香水包包做面包!
    帕:白宫是否位于陪都重庆火锅上?
    咲:贾谊是否蹦迪湖南湖北汨罗江!
    帕:(非常激动)根!号!十!四!可否拆分为贝塔?
    咲:塑!料!橡!胶!可否用来种香蕉!
    帕:(猛举双手)理!想!主!义!助力神风特攻队?
    咲:(向前狠踏一脚)现!代!科!技!仁川凯歌未能唱!
    (蕾米莉亚往舞台中央扔了条咸鱼)
    帕:(非常神经,语速极快)广东福建咸鱼咸!
    关:多放辣椒少放盐!
    帕:北京馒头今何在?
    咲:俄国列巴法棍甜!
    帕:(瞬间躺下,在地下打滚)啊啊啊……(喊出的是《梦违科学世纪》中《夜幕降临~Evening Star》的旋律)
    咲:(面对观众摊开双手)yee——这可怎么办呢?(挠头)
    帕:(突然立起)我悟了。
    咲:(惊讶状)你悟了什么?
    帕:这资本呀,是一切罪恶的源头,这人类的潘多拉魔盒,这蝇虫滋生的巢穴。
    咲:(点头)嗯嗯,确实可恨。
    帕:(闭眼)我要像用锅铲、用电焊、用撬棍一样熟练运用这哲学的武器、这斗争的武器、这真正的武器。
    咲:(点头)对,对,哲学的武器,斗争的武器。
    帕:(睁眼)我要消灭这蝇虫,洗去人类的污秽……你过来,我有四字真言要告诉你,但你一定要四处发扬。
    咲:(走到帕秋莉身旁)哪四字?
    帕:(握住咲夜的手,望着咲夜眼睛,语重心长地)多——吃——米——饭——
    咲:少吃小麦……(慢慢收回手)好,我知道了。
    帕:你真知道了?
    咲:我真知道了。
    帕:在模糊与清晰间徘徊?
    咲:仿佛温柔的晨光洒在身上。
    帕:好。你,走吧。
    咲:再见。
    帕:再见。
    咲:啊哈哈!我走喽!
    蕾:(鼓掌着走到舞台中央)好!很好!非常好!大家有什么意见吗?
    红:这出戏形式新颖,内容深刻,文辞优美,主旨充满正能量,让人觉得如口香糖般回味无穷··...·(闭眼微笑,仿佛回味,然后倒地睡觉。
    帕:吾戏演之而深受感动,言辞不能表矣。
    蕾:heehee!看来大家都觉得很满意。去吃晚饭吧!不知道那些妖精女仆的厨艺有没有长进……
    (蕾米莉亚与帕秋莉下场)
    咲:你们真心认为这出戏怎么样?
    芙:那家伙闲得无聊。以为自己是亚里士多德,其实是堂吉诃德。
    小:蕾米莉亚大人故意装作很有学识,其实什么也不懂。
    咲:确实。天天跟她在一起我都快疯了。你们要好好做个正常人,好吗?
    芙、小:好。
    咲:要得,我们走吧。
    (咲夜拖着红美铃一起下场。全剧完)






    后记
      这是9月在学校上课无聊时写的,11月初才拍照转换成文字,今天才修改完。主要是一直沉迷于战地与钢丝,直到昨天钢丝里我玩德国,种了五年的田,结果被英法联军入侵柏林,一个月就亡了,我就决定回到东方。
      戏剧里我通过把各种知识搅拌在一起,生出一种草感,有不懂的可以在下方留言,我可以做注释。
    
    这是我从喵玉殿搬来的,我自己的。我想为这个地方增添活力。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8 天

    [LV.5]常住居民I

    0

    威严

    81

    帖子

    716

    点数

    人形

    希腊奶

    Rank: 2

    积分
    111
    发表于 2023-1-11 14:47:43 | 显示全部楼层
    优质作品,顶
    信仰は儚き人間の為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半小时前
  • 签到天数: 23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0

    威严

    66

    帖子

    3445

    点数

    人形

    Rank: 2

    积分
    150
    发表于 2023-1-11 18: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你从喵玉殿转过来了。
    风萧萧影黯黯
    思奇想乡间里,绮谈雨幕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慵懒
    1 小时前
  • 签到天数: 48 天

    [LV.5]常住居民I

    0

    威严

    43

    帖子

    673

    点数

    人形

    氯酸

    Rank: 2

    积分
    91
    发表于 2023-1-13 09:5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优秀作品,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ICP15046467-1 )

    GMT+8, 2023-2-2 10:25 , Processed in 0.122033 second(s), 22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