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90|回复: 2
收起左侧

[小说] 【同人文】阿燐的往事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9-22 05:17
  • 签到天数: 14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0

    威严

    38

    帖子

    2361

    点数

    人形

    Rank: 2

    积分
    85
    发表于 2022-7-2 11:3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uckyarches 于 2022-7-2 15:54 编辑

    二次设定注意。
    原创人物注意。
    时代背景注意。
    创象小说水平文笔注意。
    OCR转换导致错别字注意。

    这篇小说是我在欣赏了@sharepoyn  的旧头像后突然脑洞大开,用了三天时间创作出来的,个人感觉还是比较有意思的,于是放出来,让大家欣赏欣赏。
    阿燐亲自镇楼。
    正文如下:
      常和捡来一只小黑猫。
      六三年冬天的天气尤其的冷,正因为夏季里雨水多,前一年来收成相当不喜人。俗话有“夏天水多冬天打哆嗦”的说法。于是这时又冻死不少野生野长的生灵与逃荒的灾民。
      常和在腊月二十四的保州城闲逛,买了几两白干酒,豫备回家烫了喝。走到火车站左近,听到道边一丛枯树里有些微细的呻吟。但转去一看,原来是一只拃把长的小野猫,通体漆黑,但有一点红在耳尖尾尖上,正抱着大猫求食呢。那大猫是早已僵直在地上,冻毙许久了的,小猫也不觉,还嗷嗷待哺呢。
      常和小心翼翼地拎起小猫来,看长得十分标志,便有留下来的想法。他于是摸几粒落花生从右下口袋里出来,掷到小猫前。那小猫是长了爪牙的,便去吃。乘着时侯常和便埋了大猫,小猫也吃完了落花生,便主动又走到常和左前。常和喜于小猫的灵性,便放它在左上盛钢笔的兜里。小猫探出头来,煞是可爱。

      到家,常和收留的灾民—一个年方及笄,比常和小五六岁的姑娘已经做好了午饭——格丁儿粥,两人就简单结决了饭食。小猫放在案几上,一直望着常和的“劳动模范””优秀司机”奖牌出神儿。
    之后,因为自己和收留的红粱姑娘上着夜校的缘固,常和决定给小猫起个名字。常和想要一个能彰现出小猫特点的名讳。正巧看到桌上的“红安全火柴”,联想到小黑猫,就给命名“燐”,爱称”阿燐”。红粱姑娘听了,也赞这是个好名讳。
      年下,邻舍们听说常和养了只小猫,便咸来问讯。有夸小猫可爱的,也有认为浪费的,但总有些非同寻常的言论,比如一个有精神问题的老巫婆如是说:
      “黑猫阿?黑猫可是大凶之物阿!你看你那,猫的尾巴是不是有分岔?那就证明这是只猫妖!日本那边管叫‘猫又”的。这猫妖极其危险,养得越大,尾越岔得大。到时候妖气越重,就能变成人型,把您全家食个净光。纵不害你,也会在你死后,盗你尸体不知作甚么咧!”
      常和听了差点没把刚饮的水喷出来,说:“谅它也不敢害我,更何况科学上说了这根本不可能。”说完指了指墙上的领袖绣象。小猫也喵喵地叫起来,大抵是在表示赞同。

      于是日子也这么过,不知不觉,几载时间如流水。红粱姑娘与一个自来水工人两情相悦,常和也就默许了他们的婚事。之后二人幸福的生活了一辈子,育有一子一女,此处从略。单说常和送她走时一直微笑,心里想着收留时的事。当年,收留尚是灾民的红粱姑狼时,她提出以身相许,常和自以为不相匹配,于是拒绝,但象待亲妹妹一样待她。阿燐也喜欢她,两者时常一同顽耍,也能时常看到红粱姑娘爱抚阿燐。斗转星移,红粱姑娘出嫁时,早长成大猫的阿燐还送了许远一段道。
      阿燐的屋巴确切是分作了两条,同那老巫婆讲的形态别无二致。但常和在“调整、巩固、充实”的路线下越发富裕,又领了许多荣誉,成为了人人艳羡的乡里名人。后来更是应征入伍,从事于西北大荒漠中输送物资,给养部队的责任。常和心想:“什么猫妖不猫妖的,全是封建迷信。我倒觉得自打有了阿燐以后,日子过得还一路顺风顺水呢!”出于这种心态,他把阿燐也—同携去了部队。
      阿燐受到了常和同班的运输兵的广泛欢迎,争相去喂养,同之顽耍——大家都以为一只有“两条屋巴”的小猫是相当新奇的,更何况阿燐又生得那么乖巧喜人呢。之后又有变故,常和所在的车队发生了调动。是出于国家制造氢弹的需求,从事相关运输岗位的供不应求的缘故。常和的车队因为作风优良运输高效被选中。这回运送的不再是一般的军需,而是氢弹的材料。止不过常和因为保密的工作,至死也不知晓运输的究竟是其么罢了,只是知晓相当重要。

      有一日,常和底车独正赶送一批重水,突然黄沙漫天,大漠飞沙走石。乘于右副座上的阿燐似乎感受出事态的不妙来,咪咪地叫个不停。常和双手把紧方向盘,心理上显得沉着。突然,鸭蛋大一块沙砾石砸破了前窗,正击中在常和的额角。常和即刻昏晕下来,但手还把着方向盘,脚亦还踩着油门。于是卡车便如无头苍蝇一壁在沙尘暴中纵横穿行。终于砂砾把进气口别住了,车缓慢地停了下来。
      常和再苏生时,沙尘暴停了已许久。大漠正午的太阳闷得车里胜似烤箱。他想站起来,但站到一半就觉天旋地转,于是坐下,止是敞开了车门,好使车里的热消解一下。他一摸头,发现头上缠了几圈布匹以为绷带,还正疑惑这绷带是从何而来,便看到阿燐正对着他摇尾巴,看样子还想乞食呢!
      常和用了大概一刻钟时间摸清了现在的处境——从经历沙尘暴到当下车抛锚,惟独没整明白为何自己头上会有人给包扎的绷带,是谁给它扎的。之后常和扶着烧烫的车壳子勉强下了车,豫备去检察引擎的问题,止是刚下车就经受不住头晕与烈阳的双重打击,便又退缩回来,止待天黑后气候转凉,再去看。

      等待天黑的时候,常和不知是大脑撞出了问题还是怎么,竟然开始与阿燐交起心来。他本人坚决唯物,正常情况下动物不会讲话,但常和确这样作了,摘录其谈话内容如下:
    “阿燐阿,我处在现在这么个处境,我还不认为是你招致来灾祸的,你是只可爱的小猫,那尾巴我个人以为是变异,不过这没什么,每个天下的生灵都是独特的。”
    “我多少有点后悔携你去西北,这边过分荒芜了,古诗有云‘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要是你还跟着红粱姑娘,也不至于有今日里这般境地。”
      到了饭点,常和可谓饥肠辘辘,便从挎包里拿出山药面饼子,就着水吃到饱,同时掣出一铁盒慰问品“带鱼罐头”,打开铁皮盖子后放在阿燐前面。常和由于打小是孤儿,缺少疼爱的他炼就了爱护善待他人的性格习惯。他有“我已经缺了爱护了,我不能再让别人缺爱护”的宗旨与心态,也许这就是他当年为何不假思索地收留红粱姑娘与收养阿燐的根本原因罢。
      阿燐也乖,看着鱼罐头跟前也不去吃,许有一会儿后,常和示意;“阿阿,阿燐,特意与你豫备的。快吃啊?”阿燐目视常和,摇几摇尾巴。眨巴了几下眼睛。“你旨意在,留与我吃?不用啦,你放心吃罢。”语毕,又把罐头再挪近阿燐几步,阿燐仍旧不去吃。僵持了一锅烟时间,常和终于是象征性的用手捏一条鱼肉吃了,阿燐才开始吃。
      地方时三点,常和发了高烧,头亦是愈发昏晕。他感觉到自己是发炎了,自知是活不到天黑下来,于是便解下头上已被鲜血浸透的绷带,一瞧,竟是自己新领的夏季常服衬衫。常和心生愧疚,觉得自己没有完成任务,或着说再也完不成任务了,国家为了他这一车物资还要耽搁国防的建设。没准还会引起连锁的反应……常和心里愈发难受了。  
      阿燐看到这一点,似乎认识到甚么,于是跃到常和的大腿上。常和最后用手爱抚了几下他亲爱的小猫,口中呢喃着不能为人听清的话语,此时他的眼前浮现了同一运输队的战士,红粱姑娘、儿时的玩伴、素未谋面的父母、还有小猫阿燐,他们正在保州的老屋里,为常和挥手致意。常和的手从阿燐身上滑了下来,就此断了气。阿燐感到了不对劲,待发现常和逝去的客观事实后,它长嘶一声,甚为悲怆。
      然而接下来的故事,就有如唐传奇一般发展了。这时是一道强光从阿燐处迸发出来,待光芒散去,阿燐变化成了一个姑娘。你看她梳成两条大油松辫子的头发红得似火,双眼红得似富贵人家里的玛瑙玉石,然而不晓得是不是妖力的不足,猫的耳朵与那两支尾巴并未被隐匿起来。现在她趴在常和的遗体上痛哭不止,如丧考妣。看来在常和向前昏晕时段里,阿燐就已经变化成人形过一着了。原因是现在,阿燐是着了常和的换洗衣装的。理论上畜生化作妖怪,在最初一回的时候,势必会是赤身露体的,而现况正好相反,亦能证前面底观点。
      阿燐有样学样,跳下驾驶楼,象往日里常和修车的样子四下看看,敲敲。阿燐不知晓其中原理之所在,但万幸的是她把塞住进气口的沙子全倒了出来,再上车打火,车果然启动了,阿燐便驾驶了这辆美制十轮卡在大漠里漫无目的地穿行。
      忽然车停了下来,阿燐看到左旁有一片平地,土质还可以认为是硬的。于是阿燐从车上拿下一把标配的工兵锹来,挖出一个大坑来,安置常和平躺在其中,这时的常和犹为安详,就如同眠在保州老屋里的沙发上一壁,之后又把他衣服打致的齐整,就同平时里容光焕发的战士形象一壁。最后,阿燐还把慰问品里走了油的落花生全数磕开,放在常和左近,后就有如向前常和埋掉大猫一样埋深了他。把枪插于其上为碑。

      阿燐突然想起常和弥留之际呢喃不清的话,便将常和的换洗军帽——那红星亮的反光的一顶扣在了头上。回到驾驶座,凭向前的印象寻路。车的油耗尽了,她便用自己的妖力使气缸内产生火焰与爆炸,驱动汽车。由此看来,阿燐的自拟全名“火焰猫燐”的来源就不单是火焰车妖怪与猫妖了,也有部分来源于斯。她向前行进,日夜不辍。
      终于,在迟了五日后的一个深夜,阿燐终于把车开抵目的地,不过阿燐这边一来妖力已经耗尽,又还原了猫的形态;二来也为了避嫌,三来认为“二十四拜都拜了,不缺最后这一哆嗦”,便在距营垒二里地的地方跳出了车,用剩余的妖力继续驱动车辆前进。由于常和所载货物的极重要性以及迟迟不至,军方早专门部队去搜寻,甚至有传言常和已潜逃到了苏联,把重水换成了小洋楼和进口高级轿车。这点先不提,单说门前的哨兵也愈加警惕三分,时刻为一场恶战作起豫备。
      于是,他们目睹了一个他们此生再不曾见识过的怪奇场面。一辆前挡风玻璃碎掉,没有驾驶员,前侧进气口望外冒磷化氢的蓝色“鬼火”的美制十轮卡,以迫近四十公里每小时的高速,直望营垒门口冲撞过来。这一着可是使哨兵两位看傻了眼,楞了一会儿,才想起举枪射击,可就在第一粒枪弹尚未出膛时,车却至地一声正停在营垒前,阿燐把距离算计地恰到好处。
      不久多人便赶到左前,确认了这是常和的车。检察了载的重水,亦是半滴不曾洒落的。专门部队便换来一辆苏制的吉斯150将重水押送走了——原来常和只负责其中一段运输。之后大家一哄而散,各忙各事了。专门部队向上级报告了重水的安全,上级亦是把心放回了肚子里,没有再关心了,唯独有那俩哨兵被吓得属实够呛,一宿(其时是二十三时有余)没有睡个好觉。之后便将这作为自己角传奇灵异经历讲给了很多人。可惜以之兵团第几的叙事水平完全无法赢得甚至是其亲属的共情,大多都以之为熬夜高强度值班而精神出了问题。

      话休絮繁,直到次日下午十五点多钟,才刚有人醒过味儿来—“不对,重水和十轮卡有了,常和其人安在?”这时人们方才起在驾驶楼里去察验了。刚解散了不到一天的专门部队又组建起来,将十轮卡查了个底朝天,得到了一套相当诡异的结果,现抄录如下部分。
      “前挡风玻璃完全损毁,而车内无玻璃碎片。”
      “主驾驶座位上有大片血迹,现取样留存。(1967年)
        经检测,血样中染色体表明,男,27岁左右,推拟为常和本人遗留(1982年)”
      “油箱内无油,且干涸已久,推拟四日前光景燃油已尽。”
      在大海捞针式搜索了半个月后,军方表示放弃。多亏了重水及时送抵,氢弹的工作进度虽略有推迟,但大的计画没有被搅乱,氢弹依旧成功试爆,其效率与技术力震惊寰球。常和么,好像也不重要了,相关资料也尘封在资料库中。不过常和的事在民间仍旧在传。常和原是运输队长兼班长,他一个运输队里的人对常和都颇思念,而对调察的无果而终亦有几分不平,于是纷纷擅自猜测,下面摘录几个说法
        1.常和半途遭了土匪,土匪杀了常和,掠去阿燐作宠物。这能解释血迹,但解决不了“土匪为何不连车抢走”也解决不了“车是如何有一系列奇怪现象的”。
        2.常和叛逃了苏联,并伪造了自己的丧命。之后又有人传常和到苏联后把阿燐献给了勃列日涅夫,并改换姓名在苏联当了高官的。这点很多东西都不能解释了通,因而我不在此作出评价。

      最后流传最为广泛的反而是相当有志怪小说的一大说法:阿燐本来早就是猫妖了但一直敛爪收牙,骗取大家的信任。待到常和一人时,原型毕露,吃掉常和,砸碎前挡风玻璃而出,为患四方。常和阴魂不散,为得就是送重水到完成任务,车没了油常和便自己拖车,速度堪比龟速,正因如此才晚了许久。而到最后,常和用尽最后一点灵力,消散在天地之间,这就能把一切解释得通了。
      原副班、副队长,现接任了常和一切职务的兼常和密友士兵张铷是这种观点的坚定支持者,他曾有言论曰:“祖宗,我就知道那小畜牲不是甚么好鸟。整日里摆出一分谄媚的神态来,我早知知得她是在魅惑!哼,畜牲,待我捉了你,我剐了你,给常和献祭!”然而搞笑的是,在之后关于阿燐的谣传愈发邪乎与恐怖时,他却先胆儿小了,连夜写申请书调度到青海去了,可见部分人都很能讲但很怂。
      红粱姑娘相信这说法,不过她认为如果留阿燐在保州自己这里,阿燐就不会化成猫妖;“毕竟这方人多,它应当不敢”。而其夫庄飞镜对此嗤之以鼻。“还有把妖怪留在自己家害自己一说?”两口子因此争吵,不和多年,其中多时是作为生活不如意的借口。直到八十年代,常和追了烈士,她们家作为烈属有了抚恤金,才消停下来。
      说一下相关的谣言。自从这事发生以来,由于众所周知的传谣时有人要添油加醋。因而谣言也愈发邪乎。有人说这猫妖“躯大如山”“食人不吐骨”,之后又有人说这猫妖“有天大神力”“能造沙尘暴”“掩天覆地”,再之后就“她在塔里木上建立了妖怪的帝国,自己出任女王”,再然后就“她销灭过成编制的部队”“她专食男人以补充阳气”,更有甚者称“是苏联(美国)的终级生化武器”“是日本妖怪的首领,要侵略我国来的”……等等等等不胜枚举。之后就有土匪大行屠村之道,嫁祸于猫妖之上,更坐实了凡以上的谣传。之后西域的妇女哄小孩时,除了王氏,又多了个猫妖。在此之后些投机的极端分子便开始借此名义,扬言杀死猫妖,实则是行了分裂之实。分裂分子大肆打砸抢炸公共设施,甚至是中小学校,并污蔑被杀伤者全是妖怪。最后中央看不下去了,授意兵团组织专门部队去剿匪,也不是中央的过激,只是谣言已成了“中央的苏氏就是妖怪所化”,属实为人利用的过于疯狂了。之后仍时有谣言,但早没了当初的猖狂。

      张铷已成为大校师长,常和的遗体却还遗失,可阿燐呢?
      阿燐自打“火焰车送重水”后,多年辗转,之后遇见了古明地觉,自愿作了其仆从与宠物,原因是出于阿燐以为古明地觉“有常和遗风”之后阿燐自取了新名字“火焰猫燐”,之后认识了八咫乌附身的地狱乌鸦灵乌路空;两人(或着两妖怪)成为了无话不谈的至交,之后从事了尸体运输工作成为了火焰车妖怪。
      磷化氢火焰、车;猫妖,与重水有关的核变化,尸体,这一切一九六七年发生的,又重新在阿燐身上走马灯了一畔。一切都是一个圈,一个大轮回。

      时光如水,生命如梭,半个世纪经过,一日,三人出现在南疆公路上,是古明地觉,灵乌路空,司机是火焰猫燐,几人挤在一辆夏利轿车上,在新修的公路上缓缓地开。她们三个本可以飞在半空中,灵乌路空的大翅膀全然驮得动余下二人,但她们不这么作。在一个唯物的国度事唯心之事,是极失尊重的。
      “阿阿,阿燐”古明地觉车乘得不耐烦了;“你说这程值得么?西域这么大,你恩人的坟茔那么小,可能觅得到?”“放心,觉大人,我和我的恩人大抵有‘心电感应’我永远能我得到他——觉大人,为啥不让您妹妹也同来?”“恋恋她无意识,我怕是她突然发疯再把你恩人的遗骸掘出来作些甚么不大雅观的事,这岂不是伤了大雅?”阿空在后座上躺了,睡得正香。“那留她在迪化,好么?她在迪化也得闹事罢?”
      到了地方,阿燐傻眼了——当年埋常和的地方已然成了景区一个,门口拥挤了些许售卖特色小吃的摊贩。门口大牌子上挂了不知那个书法家题的大字——“汉代征西将士群墓”看来之所以阿燐能在松软沙质上觅得一方硬土,前人功不可没。古代的基葬犹以秦汉见长的,都是用上世纪六十年代夯墙的方法建筑的,因而土质硬得明显。
      阿空为门外吆喝叫卖声所吵醒,看见许多令人垂涎三尺的美食,于是便把制御棒一摘就一跃下车,要去逐个品尝。其时三人连同迪化的古明地恋都将自己的作为妖怪之特征隐在着装之下。阿空脑子不装事。啥东西也不多想,看见啥想吃就买啥,而且要的全是大份,古明地觉刚兑的人民币一下子出去好几百。

      阿燐还在在旁郁郁不乐,觉明显见识出这一点,便说:“阿燐,常和能与这么多古代保家卫国的将士埋在一同,也是一种荣誉了罢——不如买门票进去看看?”阿燐应允了。三人进到园区内,看到内里也新整修了许多仿古建筑,而没有收门票,心里也略有些不对味。再一看仿古建筑金是小吃街,游戏厅,歌厅,心里就更不舒服。“龌龊了古人,埋汰了常和!唉。”火焰猫燐如是说。
      迎面来了人几个,定睛一看,都是花甲老人。其中,穿军装的高个儿是已成为军区司令的张铷,西装革履的是已成为大企业家的自来水工人庄飞镜,一旁的老太太是当年的红粱姑娘。没几步,张铷收到了迪化来的急电,先一步告辞了。之后庄飞镜就和红粱老太绊嘴。红粱老太道“我的哥哥就葬身在这片大漠上了,如果他无恙,现在还陪我们,该多好阿?”“无名烈士千千万,有名的我不到踪迹的也千千万。不说咱哥,就说你大姑,名叫红美铃的,十几岁就去搞革命,至今杳无音讯,连个烈士都不给授,也没有抚恤金。”“当企业家就钻钱眼啦?整天抚恤金长抚恤金短的,烈士不重要?”“唉,你还真别说,要不是有你哥的烈属抚恤金,我能创业成功,拥有数亿资产?老实讲,我还挺感激阿燐的。”“你混,就该教阿燐吃了你!”
      阿燐听到他们讲话,便去跟听,及得听见庄君在侮辱常和,同时抹黑自己,当时就气的发颤,恨不得冲上去展开别样的弹幕大战,还是阿空和觉拽得紧,说:“阿燐你冷静一下,咱可不能在这曝露身份。”阿燐还气不过,及得见到庄君被红粱老太一大耳刮子扇老实,方才出了恶气,不多时,想到红粱老太的大姑叫“红美铃”,莫不就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守门人?于是掣出照相一叶,正是她与美铃的合影相,射命丸文拍摄的,她便追上红粱老太,偷把照相塞到红粱老太的太衣里了,便回来觉和阿空处继续前去。

      及到达记忆中的地方;阿燐看见一座安山岩制成的碑压在了安眠常和之处;待她读完成后,阿燐鼻子一酸,但当即没落泪。虽然常和的遗骸至今无人发现,但人们不会忘记烈士。碑文最简明叙述如下(几千字太多,我不抄了,有兴趣的自己去看):
      一切为国捐躯的烈士永垂不朽!(张铷书)
      生产建设兵团立
      2008年8月16日

      之后三人回了迪化,中途恐怖分子,分裂势力主导了迪化暴乱,张铷作为军区司令连忙赶回,车进市区时被极端分子用飞石围攻,车前窗玻璃破碎,正中张铷额角,情况与常和出奇的一致,古明地恋为了防止一群学前班儿童被伤害,用身体护住,中一刀之后无意识本性大发,接连砍了二三十个恐怖分子,本身也被创了数十刀。之后在迪化住院,被中央电视台采访,还成了“拯救青年的外国英雄”。阿燐随机问了几个当地人猫妖的传说,听完觉得过于离谱便认为决不是说自己,于是心满意足。至于阿空和觉,她俩去喀什玩了一天,就回来与阿燐一同照顾古明地恋的伤病,因此也被中央电视台采访了,那时阿燐正戴常和的军帽,笑的灿烂。
      本文定稿于2022年6月30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 TA的每日心情

    6 天前
  • 签到天数: 95 天

    [LV.6]常住居民II

    0

    威严

    105

    帖子

    854

    点数

    人形

    外界的天狗记者

    Rank: 2

    积分
    199
    发表于 2022-7-4 23:2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2-9-22 05:17
  • 签到天数: 145 天

    [LV.7]常住居民III

    0

    威严

    38

    帖子

    2361

    点数

    人形

    Rank: 2

    积分
    85
     楼主| 发表于 2022-7-25 20:3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点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ICP15046467-1 )

    GMT+8, 2022-10-4 08:52 , Processed in 0.313133 second(s), 2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