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1680|回复: 2
收起左侧

[中短篇] 纯心神楽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1

威严

57

帖子

314

点数

人形

绮心书斋图书管理员

Rank: 2

积分
195
发表于 2016-1-30 11: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秦韵莲心 于 2016-1-30 11:09 编辑

注意:
1. 此为东方Project同人作品,东方Project版权归属神主Zun所有。
3. 二次设定,人物崩坏注意。
4. 喜闻乐见的换行注意。
5.渣文笔注意。
6.图文无关。7.只是日常。

Chapter 1.
“赫卡…”
“嗯?怎么了?”“如果,我是说如果,感情也能被纯粹化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
“怎么了?突然想到了什么吗?”
“……”
“据我所知,人间之里就有这样一个有趣的家伙呢,正好你想去幻想乡看看不是么,要不去试试?”
“……”
“别一直紧绷着神经哦,纯狐,这对你没好处,要知道….”
“你的复仇大戏,已经结束了。”


Chapter 2.
今天的四季映姬也是一如既往地进行着公务的处理,一如既往地督促下属认真工作,并且一如既往地…去抓偷懒的小町。
“小町这家伙真是…什么时候可以懂事点啊…”这位少女体型的上司又一次地苦恼想着重复思考了一遍遍的问题,“下一次对她的说教一定要更久…”少女如是想道。
不过今天倒是很例外,小町就在冥府不远处和人聊天,对方似乎远远看去似乎是个红头发的女人,穿着格子短裙,小町在一遍点头哈腰,笑声从远处就传到了四季的耳朵里。这让四季更加的不悦。
“这家伙真是不懂得低调啊,”四季啧了一声,凑到了小町背后,至于和这位下属交流的家伙,四季没有去注意看她,反正马上自己就会和她好好“探讨”一下。
不过先说话的不是四季,而是小町边上的家伙。
“哎呀哎呀,这不是小四季吗~真是长大了不懂事呢~当上裁判长都不来看看我的说~”声音充满了懒散,揶揄,还有…一丝熟悉感。四季抬头望向对方,顺带瞄了一眼不知所措的下属,眼中透露一种“回头和你算账”的意味。
然而当四季和对方四目相对时,小町看到了以前从未从自己上司脸中看到过的惊讶(说起来,好像在自己做死神的日子里,只看到过四季的…严肃,还有严肃来着?那…那不是根本没有看到过什么吗!)
“啊…是赫卡提亚大人吗…”四季在短暂的惊讶过后回过了神,嘴上勉强挤出一丝微笑,“您怎么今天有空,大驾光临了啊?”
赫卡歪了歪头,一幅意味深长的样子。
“因为前阵子已经闹得够欢脱了,也该找点时间放松一下吧~”
四季当然知道对方说的是什么。
前阵子闹得很厉害的,无关幻想乡却惊动了月之都的异变,虽然幻想乡把消息强行给压制了下去没有广泛传播开,但是地狱早就已经知晓了一切。
由纯狐发起,背后实际后台的赫卡提亚大人的,对月之都的毁灭计划。
虽然对红白巫女来说可能没有任何关联,但是发起委托的是隐居在竹林的月之贤者,拿着别人的委托也得办事吧。
抱着这样想法的巫女等人最后也是有惊无险地解决了这次的异变。
所以说她在这里,到底是…就在四季大脑飞速运转时,对方又开了口。
“呐,那边那位,小野塚小町,是叫这个名字吧?”
“啊,是!”
“我们刚才,讲到小四季上幼儿园的时候对吧~”
“你给我适可而止!”
等一下。
“那,异变的元凶人现在在哪里。”四季沉声询问道。
纯粹的怨恨,所成就的神灵。
无名的存在,最纯粹的存在。
虽然说她的怨恨只存在于一个人身上,但是如果把那么危险的家伙随便放在外面的话,后果也是不堪设想的。
不过如此可怕的怨灵,留在地狱也是不合适的,这也是为什么纯狐一开始只能被带到赫卡提亚那里。
“哦,你说纯狐啊,现在就在幻想乡的人间之里待着吧,不要担心,如果她真的要搞破坏的话,且不说守护者的巫女会不会重新把她退治一遍,我记得,那里还有更强的存在吧?她虽然爱睡觉了点,但是遇到这种事情应该还是会站出来的哦。”
赫卡提亚看着警惕的四季,浅浅一笑。
“她现在,应该在做很有趣的事情吧。”
每一次看到赫卡提亚的笑,四季都会感觉到不适,一直都是。
希望别出什么岔子吧,四季只能这么想道。
还有…
不要再说我小时候的事情了啊!!!!

Chapter.3
经历了无数的岁月,但是看到地面上的种种情形,纯狐还是回想起了过去自己的所作所为,那段,她认为美好的岁月。
在自己还没有执着于复仇的日子。
人们持续了千年的一成不变,丑恶与美好的情感与本质交织混杂,形成了“人”这个个体,他们有各种各样的不同的称呼——名字,也正因为这样他们也越加背离了神性,终究只能是卑贱之人。
最为纯粹的东西,是没有名字的,没有名字的,也就是最为纯粹的神。
“阿姨,请问…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毽子….”
纯狐低头,边上一个六七岁样子的孩子正看着自己。眼神中,有着期盼,有着好奇,也有着…胆怯…
地上的人过了这么久还是如此的复杂。
纯狐不语,但是轻轻地踮起脚尖,帮助了这个孩子,“丢给你哟。”懒洋洋地把毽子丢给孩子后打了个哈欠。孩子捡到毽子后开心地向坐在座椅上的纯狐道了谢,纯狐还是懒洋洋地答复了孩子。
自己在幻想乡,难道是为了晒太阳么…好像自己没有这么悠闲吧。
纯狐这么想道。
可是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自己现在属于“客人”,幻想乡就不像月都一样随别人胡来了,而且,从心底来说,对于不是嫦娥以及月都的人,纯狐并没有兴趣去对着干,没有什么意义。
说起来,自己好像真的除了复仇之外,整个人就像被掏空了一样。
“去那里看看怎么样?说不定会有乐子哟?”临走前自己的友人赫卡提亚是这么说的,纯狐记得。
“那个地方,有纯粹的存在哟。”
那么那个纯粹的东西,在哪里呢?纯狐不知道友人说的是什么。
“啊,抱歉可能会打扰到你,请问…”
怎么又有人来找我了。
纯狐抬头,是一个少女,瞳孔与头发都是淡淡的粉色,身上穿着墨绿与浅绿色的格子长袖,裙子上很诡异地镂空出了不少笑脸与哭脸,少女的打扮很明显不是人间之里的人,她的脸上毫无表情,询问也是没有情感的感觉。
纯狐注意到她的脸上戴着一个黑白相间的狐狸面具。
“请问…你有见到一只猫么?”
“没有。”纯狐回答的很干脆。
“但是,我会帮你一起找。”
纯狐伸了个懒腰,看向少女,少女微微歪头,脸上的面具不知道什么时候换了一个。
看来,我找到了。

Chapter 4.
秦心有点无法理解这个金色长卷发的大妈为什么会这么突然地就起身说来帮助自己。
这里大妈的词好像用的不太对,不过也不知道用什么词了,秦心心里如是想道。想到大妈一词的时候脑中莫名闪过了某个金色长发的打伞大妈以及某个绿色短发的打伞大妈。
不过既然会想着来帮助自己的,应该是好人吧?
秦心推测道。
“一只很小很小的茶色乳猫,大概一岁不到,尾巴上有黑色的斑点。丢了两天的样子。”
“…既然是小猫为什么找了两天才找到呢。”
“啊,是一户人家的小女孩丢的宠物猫,虽然不是我的职务范畴,但是身为保姆的某人”啊,请务必帮我去找回,不然这周的工钱又要扣了”这么对我说了,我也只好勉为其难地帮她来找了。”秦心如是回答道(用了尽量贴近小伞土下座眼泪浸湿雨伞来求自己的语气与情感)。
……
为什么对方有一种看着….什么奇怪的东西的眼神望着自己,难道是自己用错面具了?
“怎么了,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么?”
“…不,请随意,不过话说为什么找了两天还没有找到呢?”
“因为,”秦心摆出一个很帅气的pose,“我前两天在人间之里迷路了啊。”
“……”
又是一模一样的奇怪的眼神,看来的确是自己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吧。

Chapter5.
秦心说自己的职业(真奇怪,妖怪怎么会有职业这种东西)是能楽师。
至于缘由么,因为村子里的人都叫她能楽师小姐。
纯狐大致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以前看过这样类似的东西。
晦涩难懂,一般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的舞蹈,但是它代表着最为纯粹的人对于天地或者信仰的仪式。
纯狐依靠在门边,等着秦心有礼貌地挨家挨户地敲着门。
“不好意思,请问看到过一只猫吗。”
诸如此类的不断重复询问。
诸如此类的不断得到否定回答。
……
也该试试看,能不能把那孩子纯化了吧,那个面气灵。

Chapter6.
虽然考虑到一只猫是不会跑出离开人里太远的,但是进度还是很慢。
现在,已经到了快要太阳落山的时候了。
在路上纯狐不时地发起了问题(当然,只挑自己需要问的)
对方的名字是秦心,猿乐之祖秦河胜的面具化成的面气灵,也就是所谓的付丧神。
付丧神,是被遗忘的器物经过岁月和妖气积累所化成的,虽然也听说有过速成的付丧神方法,但是那只是传说而已。
秦心拥有的是——操纵感情的能力。
没错,就是最为复杂的感情。
但是与其说是操纵情感,更像是烘托了周围的气氛,总觉得秦心的每一个面具都带动着纯狐的感觉。
每一个面具都意味着一个感情么,很有意思呢。
纯狐也试了试自己能不能对秦心的能力稍加干涉。
就像对克劳恩皮丝那样。
但是让她惊讶的是,自己的纯化居然对于秦心没有一丝一毫的影响,当然秦心是感觉不到纯狐的作用的,但是身为使用能力的本人来说纯狐很是惊讶,因为这种事情根本从来没有过。
纯化,实质就是将物体无名化。
而无名的存在又是接近神性的存在。
纯狐的能力更像是赋予神性,这样的情况,但是对于情感,却做不到一丝一毫地纯粹,还是说…….
感情,是不会纯粹的东西呢?
又或者,感情,从一开始,就已经是纯粹的东西了呢。
人类生来就拥有着“面具”。
遇到不同人,就会换上不同的“面具”。
但作为面具本身,却是最为纯粹的存在。
这个孩子。
“啊,我找到了哟。”秦心在不远处的树上叫道,然后手指向了不远处的一个鸟巢。
那只出逃的小猫看来是找了个小窝占为己有享受了几天舒服的自由生活呐。
不过也该回去了。

Chapter 7.
“哦吼吼,我成功的抓住了在逃的茶色恶魔。”秦心手中拿着鸟巢,小猫还在窝里安心的睡着觉。
纯狐觉得自己好像全程都在围观着秦心的表演。
表演,对,就是这种感觉。
“那,秦心啊,我可以问你个问题么?”
秦心抬头看向纯狐。
“如果,我是说如果,感情也能被纯粹化的话…会是什么样的呢?”
“不,可,能~”秦心也是很干脆地回复了纯狐的提问,纯狐一下子愣在了旁边,似乎对这坚决的态度吃了一惊。
“为什么?”纯狐疑惑地提问。
为什么吗?恩…
秦心的背影正好被日落的阳光遮住。
“因为,能顺利做出表情的人,那时候的感情绝对是最真实的呐,你看,我本身没有表情吧,如果我这么强颜欢笑的话,一看就是假的吧。”
秦心用两根食指咧开嘴扮了个笑容。
纯狐看着秦心,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呐,虽然遇到是个巧合,但是和你相处的一个下午还是很愉快的呐,有缘的话一定还会再见吧。”说完后,秦心似乎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额啊啊,刚才扮笑脸把猫窝给丢在地上了!小猫你又跑到哪里去了!”
秦心手忙脚乱地朝小乳猫跑向的地方追去。
是吗…能顺利做出表情的人,那时候的感情绝对是最真实的呐。
纯狐重复着秦心的这样一句话。
“呐,嫦娥啊,你看到了吗。”纯狐心里想道。
“我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最纯粹的情感,对你的仇恨,绝对不会再是最重要的东西了!我会找给你看的。”
纯狐朝前走去,走向了为了抓猫而在使出浑身解数的秦心。
今天的幻想乡,也是一如既往的很和平吧?
(end)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该用户从未签到

0

威严

49

帖子

72

点数

人形

Rank: 2

积分
69
发表于 2016-1-30 11:3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种略治愈的感觉?

【秦心好萌_(:з」∠)_】
【想到大妈一词的时候脑中莫名闪过了某个金色长发的打伞大妈以及某个绿色短发的打伞大妈。】233

话说四季小时候的事_(:з」∠)_好想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4214235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6-1-30 19:5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ICP15046467-1 )

GMT+8, 2024-5-27 01:26 , Processed in 0.037782 second(s), 33 querie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