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857|回复: 2
收起左侧

[中短篇] 很久前的命题被我挖出来了...于是顺手写点东西...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威严

1370

帖子

2335

点数

白玉楼半灵

死亡颂唱者

Rank: 4

积分
2263

永恒の西瓜永恒の无意识永恒の妹样

QQ
发表于 2012-12-19 21: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午后 博丽神社
   灵梦放下了手中的扫把,看了看自己的成果——被清理干净的神社院子,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在了走廊上。
  “啊啊,落叶这东西真是,一不注意就满地都是了呢”灵梦无奈的发了发牢骚,然后把手伸向了事先准备好,准备做完扫除再吃的团子。但是 灵梦感觉到到的不是穿着团子的签子那坚硬且微凉的触感,而是摸到了一个柔软温热的物体——一只从一个漆黑的间隙里深处的白皙的手。
  “紫...”灵梦看着从间隙里走出来的,那只手的主人——妖怪贤者—八云紫无奈的说道,“我家的团子真就那么好吃么?好吃到你每次都要冒着被我梦想封印的危险来偷吃?”
  “阿拉阿拉~”紫微笑着坐在了灵梦的身边,拿起了一支团子,轻轻地咬了一口。“要说味道,其实和村子里买的也差不多。不过,这团子里可是有着灵梦你的手的味道呢~真是让我欲罢不能~”
  “额...可不可以不要用那么暧昧的理由。”
  “阿拉拉~害羞了呢~”紫戏谑调笑了下脸颊上出现了绯红的灵梦,然后说道:“而且,如果现在不多见你几面,不多吃几次你做的团子的话。我怕我就再也吃不到了呢。”
  “啊...不要说得你像是一个时日无多的老太婆一样啊...虽然你确实是个老太婆。”灵梦无力的还击了一下紫,然后倒在了走廊上,继续欣赏自己打扫的成果。
   但是,她没有注意到,在说那句话是,紫那深邃的瞳孔中闪过的那一抹黯淡...
   ...

   现世
  “梅!莉!”一家快餐店里宇佐见莲子对着自己正在发呆的好友发出了怒吼。
  “诶!?怎,怎么了?莲子,你有什么事?”被好友从“无”的心境中拉回现实的爱称为梅莉金发少女——玛艾露贝莉·赫恩,显然有些不知所措。
   看了看有些手忙脚乱的友人,莲子无奈了喝了一口杯子里的果汁,然后说道,“咱们在讨论秘封俱乐部的下一步活动计划啊...”
  “啊,对,没错。然后...咱们说道哪里了来着...”
   莲子痛苦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没什么,下一次的活动暂且停止一次吧。倒是梅莉你,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出了什么事么?”
  “没出什么事...不过...最近总是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从我心里一点一点的...消失...”显然,梅莉也感觉到了最近自己的状态不是很好。
  “有什么...在消失...啊...”莲子复述了一遍梅莉刚刚说的话,然后,若有所思的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友人...
   ...

   幻想乡 永远亭
   坐落在竹林里的永远亭,在永夜异变之前,一直被永远与须臾的月之公主——蓬莱山辉夜和月之贤者——八意永琳用自己的能力隐藏着。可是,在异变之时,为了解决异变而来的灵梦与魔理沙打破了这里原本的宁静。在制造的异变被解决之后,两人更是干脆解除了对于永远亭的隐藏,反而开起了幻想乡目前名声最大的医院。不过,虽然时不时的会有村里的人来到这里求医问药,但总体上并没有打破永远亭的宁静气氛。但是今天,永远亭里却发出了与它极不相称的怒吼...
   “八!意!永!琳!你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这怒吼声来自于八云紫的式神——策士的九尾——八云蓝。这时蓝正在用与她平时温文尔雅形象截然相反地愤怒的表情与声音,质问着这里的主治医生,八意永琳。“你跟我说没有办法!难道你忘了是谁好心的收留你们,让你们在幻想乡安心的生活么!”
   “我当然知道,而且我也没必要不顾现在的家园去藏私。”永琳面对着蓝的质问,平静的回答道。
    但是永琳平静的语气不但没有平息蓝的怒火,而且起了火上浇油的效果。暴怒的蓝拽住永琳的衣领,把她拉了起来。“你说你没藏私!?你当我是小孩子么!你觉得还会有人不知道你,辉夜和妹红永生的原因么!!”
   “我当然知道你这次来想要的是什么...”依然是那种平静的语气,但是永琳的声音中明显的透出了痛苦、无奈和悲伤。“但是...那东西...只对人类才会有效啊...”
   只对人类才会有效啊
   短短的九个字,仿佛九柄铁锤,一下下的敲碎了蓝由恐惧和痛苦构成的怒火和虚伪的坚强。蓝的身体失去了力气,放开了永琳衣领,缓缓地跪坐在了永琳的身前“我...那我该怎么办啊...我要怎么办才好啊!!!”
   面对着瘫坐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的蓝,永琳痛苦的叹息了一声,然后,抱住了不停抽泣的少女。
   ...
   看着家门,蓝迷茫了。
   这扇天天都会进出的纸门,在这时让蓝产生了无与伦比的犹豫与恐惧。“该如何面对那位大人?明明觉得觉得自己想到了完全之策,但依旧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明明在刚才回来的路上还决定了要安慰她,在不多的时间里继续找寻解决问题的方法...但是...现在...我,该怎么办...”蓝在心里质问着自己。  
  “蓝,你回来了么。”隔着纸门,紫那一如既往高贵而恬淡的声音传了出来。
   轻轻拍了怕自己的脸颊,蓝用和平时一样的淡然声音回答道:“是,紫大人。私自出门我表示非常抱歉。然后,您饿了吧。我现在就去准备晚餐。”
  “啊,我就不用了。今天我有些累了,准备直接去睡了。晚饭你准备好自己和橙的就可以了。”
   才刚刚从对自己的质问中跳出来,反应有些迟钝的蓝,很明显的听出了紫语气中的疲惫。
  “紫大人,恕我逾越。您的身体...”
  “...我的身体没事。倒是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啊。毕竟,橙...就要靠你照顾了不是么。”
   刚刚才做好的伪装,一下子被紫击破了。在永远亭已经擦干的眼泪,再次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那么,蓝。我先去睡了。晚安。”
  “是...紫大人,晚安。”虽然竭力的想要克制,但是,蓝的声音依旧透出了哽咽。
   纸门后传来了离去的脚步声。而蓝,则保持着刚才做出回答的姿势,一动不动...
   十分钟后,蓝跨过自己面前小小水洼,慢慢的拉开了纸门,走了进去。
   ...
  “幻想乡创立者——妖怪贤者八云紫大人寿数将尽。我们该何去何从”几天后的文文。新闻的头版头条上,写着这条醒目而刺眼的标题。然后下面的新闻里,则是幻想乡历史的编纂者——稗田家当代当主——稗田阿求对于此事的分析以及幻想乡有名的大妖怪们对此的看法。之后的几天文文。新闻上一直以此事为论点做出了各种各样的预想。最后,半个月之后。幻想乡的住民们得出了结论—为了让大家安全地活下去,由八云紫打开间隙,将大家送到适合各自生活的地方去。而时间,则定在了报纸发行的三天后。于是这段时间,一只隐藏在幻想乡黑暗间隙中的迷途之家。迎来了大批大批的访客。先是村子里的人类村民们,接着是弱小的妖怪们。他们都被转移到了适合自己生活的地方。这段时间,平静的幻想乡迎来了空前的活跃。虽然,这活跃并非开心的事。而且...活跃完结之日,即为终结之时...
   转移计划开始的三个月后,已经没什么居民的幻想乡已趋于平静。而迷途之家,也迎来了自己的最后一批客人——拥有幻想乡最强力量的少女们。
   此时,衣着各异的少女们聚集于迷途之家最大的客厅之内。等待着一切结束的时刻。
   通往卧室的纸门被轻轻地拉开,略显虚弱的八云紫穿着睡衣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屋子里很静,甚至可以听到少女们痛苦而无奈的心跳
  “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呢。而你们大家,也是幻想乡的最后一批住民了。”八云紫首先打破了寂静,“其实呢,一开始我的想法是,把每个人都送到最适合其生活的地方。 但是当年与初代博丽巫女一同创造的幻想乡。在我不注意的时候发展到了我想都想不到的程度。所以我只能一批一批的送。可是,就算这样,现在我的力量也不是很足够了。 所以说,很对不起大家我只能把你们送到相对适合的地方了。不过呢,其实对我来说幻想乡的一切居民都像是我的孩子一样。而你们,则是最让我自豪,拥有最强大力量的孩子。所以我相信,不管在什么地方,你们都能好好的生活。”
  “啊啊...你这是不是在变相的承认你自己是个千年老太婆啊...”可能是为了调节气氛,也可能是为了抒发自己心中的烦闷。灵梦轻声嘟囔了一句。但是,这句放在平时能激起一片调笑声的话语,在今天得到的反响却只是几声轻轻地抽泣...可能...是因为说出这句话的人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哽咽吧...
   紫微微的笑了笑“那么,我们...”
   啪嗒啪嗒啪嗒
   走廊里传来的由远及近的跑步声打断了紫的话,然后,就是纸门被大力打开的声音。
  “紫大人!我不要走!我要永远和你,还有蓝大人在一起!!!!”从卧室冲出来的满脸泪水的橙,对着紫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叫喊,然后,橙就被跟在她身后跑出来的双眼红肿蓝抱了起来。“对不起紫大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橙身上的法术突然就...啊!”橙从蓝的怀中挣脱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了紫的双腿,歇斯底里的哭叫着。她眼中流出的泪水,打湿了紫睡衣的下半身...
    客厅中,也渐渐的传来了抽泣声,和水珠落到地面的声音...
    紫蹲了下去,温柔的抱住了橙,轻轻地抚摸的她的头。
   “橙,从今天起,你就是八云橙了。你是大孩子了,以后要好好听蓝的话。知道么?”
   “紫大人!我...”紫抚在橙脑后的手,对橙释放了一个催眠法术。于是,橙软软的倒在了紫的怀里。紫掏出手帕,慢慢的,仔细的擦干了橙脸上的泪水。然后看着橙的睡脸温柔的笑了笑,之后,把橙放在了蓝的怀中。
   “让大家见笑了,那么,咱们开始吧。”
    紫打开了黑色的间隙,屋中的抽泣声和水珠落地的声音,也渐渐的被起身的声音覆盖。少女们一个接一个的走进了间隙。紫微笑着看着自己的孩子们的身影一个接一个的踏进间隙之中。而少女们,也对紫报以或感激,或哀伤,或无奈的微笑。
    ...。
    灵梦那红白色的身影消失在了间隙中。诺大的屋子里,只剩下了三个人。紫,蓝还有熟睡的橙。
    紫的额头已经汗水淋漓,身体也摇摇晃晃。但是,她还在支撑着开启的间隙。因为她最忠诚的仆人,还没有走。
   “紫大人...”
   “蓝...我说过了...”高强度的间隙操作正在一点一点榨干紫的体力,但她依然在顽强的勉力支撑。以至于她已经无法保持那种高贵的语气,连说话都显得非常困难。“我说过,你要,你要照顾好橙...我不在了的话,橙,就只有你了...不是么...她还那么小...你,忍心让她那样过完她的一生么...蓝...”
    默默站在紫身后的蓝,早已泪流满面...   
   “你和我,已经活的够长了...如果,只有你的话,你要陪着我,我不会说什么。但是,橙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要,让她的心里,蒙上阴影,你,是她最亲的人...去吧,向着,你们新的,生活。”
    蓝默默地走进了间隙,她不敢说话。她害怕如果说话了,她的泪水便会再也停不下来...背对着紫,蓝感到,间隙慢慢的关闭了...
    ...
   “天黑了呢。”看着外面的夜景莲子感叹了一句,然后继续看着电视里面关于近郊的一个废弃神社发生莫名其妙的爆炸的新闻。“啊呀呀...‘没伤到人真是太好了呢~’虽然想这么说...不过这偏僻的废弃神社竟然会爆炸...哎...难得找到一个不错的地点,还想带梅莉去看看呢...”想到了友人,莲子轻轻地拉开了窗帘,看着外面的夜景,“梅莉现在在做什么呢...她最近总是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呢...”
   “天黑了呢。”在家中床上熟睡的梅莉也有这种感觉。不过,她的这种感觉并不是来自于现实。而是在她的梦中,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世外桃源,突然...天黑了...
    第二天清晨,从深度睡眠中回到了现实世界。但是,她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泪流满面呢...?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打断了梅莉的思考。
   “这么早,会是谁呢?”梅莉这么想着,迅速的到浴室用毛巾擦了擦脸,然后打开了门。
    门外是一位身材高挑的少女。头上并不很长的金发和身上的皮衣和牛仔裤完美的衬托了少女的干练。精致的五官十分适合那种淡雅而高贵的表情。但是不知为何,见到梅莉的一刹那,来客的眼泪就滑了下来。
   “您好...请问...”梅莉的疑问句还没有说完,门外的少女就紧紧地抱住了梅莉,然后。在梅莉的耳边不断重复着“谢谢你”
    梅莉的疑惑只持续了一秒钟
    因为,梅莉的视线越过了少女的肩膀。看到的却并非是司空见惯的居民区,而是...
    一个世外桃源!
    美丽的,长满了青草与绿树的大山环绕着这里。山下的村庄升起了袅袅的炊烟。而她们,正处在山下的一片樱花树林中。微风吹过,带起一片片飘落的花瓣。衣着各异的美丽少女们席地而坐,或对饮,或嬉闹,或唱着古老而动听的歌谣。天空中阳光明媚,白云飘飘。苍天正在为这美景,为了歌唱的少女们做出完美的衬托。
   “蓝...”




差不多就这样了...写死紫妈我有罪...【被间隙】
非生非死...   斷心斷念...   無我無他...   幻身幻命...

该用户从未签到

4

威严

521

帖子

4804

点数

白玉楼半灵

Rank: 4

积分
1162
发表于 2012-12-20 15: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末世的残酷与现世的不知名的悲伤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3-3-10 14:35
  • 签到天数: 1125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7

    威严

    2593

    帖子

    4298

    点数

    七彩门番

    ‘|自然就好|

    Rank: 5Rank: 5

    积分
    4161

    永恒の图书馆

    QQ
    发表于 2013-3-2 19:18: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唔…严格来说只要有人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 ( ICP15046467-1 )

    GMT+8, 2022-1-26 22:03 , Processed in 0.074337 second(s), 7 queries .